李克强:中国有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 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胸怀“两个大局” 凝聚决胜力量——热烈祝贺全国两会胜利闭幕
习近平同出席2020年全国两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商国是纪实

比苏洪波还夸张! 贪官化身掮客,饭局露一面索要2000万元

发布时间:2020-05-09  来源:央视网  字体大小[ ]

  在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罗欧协管业务多,位高权重。他把组织上赋予的职权,作为满足自己虚荣心和谋取私利的手段。为了徇私情谋私利,罗欧不惜利用自己的权势地位,亲近老板,通过“打招呼”帮人办事,从中捞取好处,哪怕“出个面、吃个饭”,罗欧也胆大妄为地向人伸手要钱。一次,罗欧出面参加了一个协调“饭局”,而后就伸手索要了“好处费”近2000万元。

  原标题:比苏洪波还夸张! 贪官化身掮客,饭局露一面索要2000万元

   央视网消息:5月7日,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播出,被称为云南“地下组织部长”的商人苏洪波身着囚服现身说法。

  他曾被两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秦光荣)奉为座上宾,被时任省委秘书长毕恭毕敬地称呼为“首长”。与一些省级官员吃饭时,他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喝多时,“豪横”的他直接扇了一位副省级官员一巴掌,还说了一句“你给我滚远一点”,而那位领导依然对他毕恭毕敬。

 

 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视频截图)

  回首自己的上位史,苏洪波面对镜头坦言:“我没有什么背景,我所有这些东西,可能从头到尾,算取巧比较多了。”

  苏洪波所说的“取巧”,还要追溯到17年前。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白恩培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及另一桌吃饭的人,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为凑热闹两桌合成了一桌。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在北京关系广、有人脉、能帮上自己,于是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而当地一些官员看到苏洪波与白恩培交往甚密后,便开始趁机结交苏洪波。另一位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更是每逢苏洪波来云南,都要陪他散散步。

  精明的苏洪波为了取信于云南干部,奔走于北京和云南两地,刻意营造自己靠山硬、关系广等身份背景,甚至想出了“在省委书记的饭桌上拍桌子”这种方法加深别人对其“来头大”的印象。

  久而久之,一靠计谋圈住高级干部,二靠高级干部为其站台撑面子,三靠高级干部的所谓青睐吸引其他干部靠近,四靠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商人苏洪波把自己包装成了手眼通天的“神人”。

  蜘蛛织网,只为猎食。苏洪波费尽心思构建并维护腐败关系网,目的只有一个:获取利益。

  片中披露,苏洪波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安插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仅环湖南路等工程,他就获利1.3亿元;一些商人求他办事时,他更是索要数百万“手续费”。

  其嚣张气焰和狂妄行为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曾在腐败人际网中枢位置扮演政治掮客角色的,并不止苏洪波一人。

  所谓政治掮客,最初指的是活动在政治领域,专事为他人办理各种证件、审批手续,帮助调动、安置、分配工作,联系参军、上学,谋求官职、官位的人,其显著特征是,利用公务人员手中的权力来办事,从中捞取钱财或谋取其他利益。近年来,在一些落马官员的腐败案件背后,“本领通天”的政治掮客频频现身,一次次刷新着公众的认知。

  空手套白狼 帮“续官命”骗取4000万元

  2011年,时任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打私办主任罗欧经人介绍认识了商人刘沃升。在饭局上,刘沃升吹嘘自己认识北京的领导,可以帮罗欧提拔为省政府秘书长,但需要2000万元的活动经费。罗欧便找企业老板出了2000万元。一个月后,刘沃升称提拔的事有进展了,但还需2000万元活动经费,罗欧又找另一私人老板拿了2008万元给刘沃升。

  又过了一段时间,刘沃升告诉罗欧,如果无法搞定省政府秘书长职务,可以先到地市当个书记过渡,过几年再回省里谋个人大或者政协的副职。

  只不过,直到罗欧落马,刘沃升为他编织的“升官梦”也没有实现。4008万元的活动经费,刘沃升都用于偿还债务和个人挥霍,因为他根本不认识所谓的领导,“就连中央某重要部门领导的姓名,也是通过报纸杂志才知道的”。

  2016年6月30日,刘沃升因犯单位行贿罪和诈骗罪被处有期徒刑13年,罚金110万元。

  “打招呼”帮人办事 饭局露一面索要2000万元

 

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省海防与打私办原主任罗欧(资料图)

  更为讽刺的是,被骗的罗欧,竟也曾利用公权力充当掮客。

  在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罗欧协管业务多,位高权重。他把组织上赋予的职权,作为满足自己虚荣心和谋取私利的手段。为了徇私情谋私利,罗欧不惜利用自己的权势地位,亲近老板,通过“打招呼”帮人办事,从中捞取好处,哪怕“出个面、吃个饭”,罗欧也胆大妄为地向人伸手要钱。一次,罗欧出面参加了一个协调“饭局”,而后就伸手索要了“好处费”近2000万元。

  好一个用空手套白狼,凭关系赚大钱。

  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政治掮客们之所以能左右逢源,还是因部分贪官崇尚特权的思维、攀附权力的思想在暗中滋生。

  正如《醒世恒言》中梦到自己变成一条鲤鱼的薛录事,明知香饵有毒,但难忍诱惑,仍然张嘴咬钩,结果被渔翁钓了上来。面对诱惑,有些贪官也是“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明知党纪国法不容,偏又忍不住“上钩”,沦为政治掮客的“猎物”,甚至成为被操控的“牵线木偶”。

  砸钱设套 市委副书记在他面前毫无尊严

  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被掮客徐天福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他的吩咐和“安排”可谓言听计从。

 

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视频截图)

  在当地,煤矿老板徐天福腰缠万贯、“黑白通吃”。他看准李云忠爱财,先后10余次送了1370多万元,再加以胁迫,使李云忠变成了“牵线木偶”。而徐天福则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组织部长”。

 

涉案商人徐天福(视频截图)

  2008年,徐天福得知李云忠要到曲靖市任市委组织部长,遂向李云忠推荐:“瞿某人不错,在乡镇干过,很能干,这个人来给你当助手会给你分担很多工作。”就这样,瞿某顺利当上了曲靖市委组织部副部长。

  2010年,徐天福对李云忠说:“老哥,你的办公室主任不行,我给你推荐一个,周某的文字很强,人也不错。”之后,李云忠按“吩咐”,将周某调任曲靖市委组织部任办公室主任。

  直至李云忠升任曲靖市委副书记后,嚣张跋扈的徐天福还多次“提议”要给李云忠配备秘书和副秘书长……

  2015年9月9日,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李云忠受贿一案,李云忠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6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作出裁定维持原判,判决已经生效。

  事实一次又一次证明,搞政治攀附,看似有利可图,实是穷途末路;也许一时风光,终究是一场黄粱梦。企图借助政治掮客的关系,走捷径、办私事,到头来也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中国廉政法纪网摘编任薏宏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